/PtSn/

“两点点惊喜”

“你猜”

被戏称女版太宰治,窃喜,暗悲。
所谓特立独行,终只是想拿幼稚去证明自己的不曾归属,迈出去的那一步是欣喜还是悲哀,忘了,但被印在橙黄射灯下微摇的影子里,一定有个在笑的小小人。
没有幽默天赋很可悲,讲出来的话不比吹到脖子上的风更能令人发笑,所以被我逗笑的人都值得感恩。被友人叫小丑,被道有城府,着实委屈,就这么个乐观的纸片儿人,每一份开心都真切的不行,没能力没兴趣也没必要去硬掰出个笑容。深沉是你们的,河是我的,不是什么边缘人,只是个坐在河边的人,只有把所有的柳丝都折断,才有精力恹恹的到河对岸去看蚕蛹和你。

一个列表十个抑郁
这年头抑郁症真是低门槛(

: ) @鲰鮇
评论不能加图片嗷
字数也有限制
所以

大色块的铺陈总是沁人心脾

        失眠了三天 疲惫不堪却无奈的看着东方吐白 总觉着医生开的药有些熟悉 没敢多喝 所以也没什么好转  再和爸妈多讲就算是矫情了吧——大家都忙
        她昨夜砸门而出 第二次了 我只敢坐在房间里听 真吵 第一次觉得大人说话是这么聒噪 后来才发现弟弟在哭 他在哭什么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没哭  带上耳机 开了静音 出门了 
        呼 还算安静
        想说点什么 就打开通讯录了 想找个陌生的人聊聊 就愣愣的拨出去了 他也愣住了 然后笑了 我们的聊天可以说是非常没有营养的 大部分时候都在听呼吸声和蝉鸣 我装作大人一样的买了一听啤酒 坐在路边 装着酒疯说胡话 说了什么自然记不住了 但是我记得啤酒很苦很难喝 就扔了 有一瞬间想冲上一辆公交 无奈拍了拍口袋 再笑话一下自己的愚昧 踱回家了
        消停了
        去冲个澡 发现又起了满身红疹子 过敏了啊 脸往水里一埋  用鼻子喷气 咕噜声儿
特好笑 不禁一个倒吸 呛得想翻跟头 缓了缓 看看镜子 眼睛鼻子红的可爱 想着不知道的人一定以为我哭了 想着想着又笑了 倒吸一口空气 呛出眼泪了
        那晚睡的挺好 没敢做梦 被手机提示音吵醒  是那个陌生的人发来的 谢过他的慰问后翻了翻空间 看到表白墙上的自己又被莫名其妙的形容词骂了 思考了一下自己想不想笑 答案是不想 轻滑屏幕 又倒头睡过去
        醒来看到表白墙上一段话 作者再明显不过  看了两次后 暗暗嘲笑他中文变差了 就切到别的软件去了 愣了一会儿 又机械的切了回来 存了截图 骂了自己一句 洗漱去了
        为了Symphony的一小段旋律反复在听
        蝉热到破音
        果然我又想蹦极了啊

今天才发现夜跑真是无敌幸福
江边很闹 但行人很忙
无暇也无意去看一张汗涔涔的脸
忽明忽暗的光线下
找到星点隐匿的快感
偷乐 像裸跑一样的偷乐

聒噪的人儿
总是熬不过夏天的蝉鸣
烹煮过的梦境里
有在萨玛拉城静候的死神

依稀莫辨的
是冗长的“或许”
在白纸上能画下的
也不过是雨蛙那么大的想象力

对两小无嫌猜的心驰神往
是碧玉华年方有的遗梦